文章正文
聚焦抑郁症少年:回归不了学校更难回归社会
作者:管理员    发布于:2012-02-21 15:53:47    文字:【】【】【
这是一群难以被常人所理解的孩子。他们的年龄多介于10岁到20岁之间,常感到低落郁闷,经常易怒,甚至会出现自杀。当中绝大多数有辍学的行为。

  但在许多父母的眼中,他们只是“不听话”,除此之外没有其他问题。于是,他们用尽各种手段逼着这些孩子回到课堂,骂、打、连哄带骗……多数孩子非但回不了课堂,反而变得更加“叛逆”。

  在心理医生看来,他们实际上患上了不同程度的抑郁症。当抑郁症发作时,此时的学校对他们而言,就如同一个牢笼般。回归学校,他们需要克服的绝不仅仅是那短短的几公里路,更是心理上可能达数千里的隔阂。
  “叛逆”的孩子

  “那一刻,真的觉得是晴天霹雳。”王先生如此形容得知女儿小芳(化名)患上抑郁症时的感受。

  小芳是个刚上初一的女孩子。出生在富裕的家庭里,她一直被寄予了太多的期望。父亲的成功,既带给了她物质上的满足,但与此同时又带来了极大的精神压力:

  还在六年级时,王先生便已经盘算将小芳送到纪中三鑫学校读书,并自认为自己做了一个很好的决定。小芳心里却认为自己无法在尖子生云集的名校读书,压力骤增,对上学产生了极度抵抗的情绪,暑假过后坚决不肯上学。

  头晕、肚子痛、逃学……看到自己的女儿一下子变得这么“叛逆”,王先生想尽了一切办法尝试解决,但都没有奏效,无奈之下只能把她送到心理工作室,希望通过心理疏导帮她上学。

  在工作室里,心理医生发现,小芳并不是简单的“叛逆”,而是患上了轻微的抑郁症。而此前在她父母眼中,她的反常行为都只是简单地被定性为“叛逆”。

  中山三院副院长甘露春告诉记者,像小芳这样患上抑郁症却被家长定性为“叛逆”孩子的案例,近年来越来越多。抑郁症在青少年中的发病年龄多介于10岁到20岁之间,但多数就诊的青少年患病都超过6个月,因为他们的父母根本没这种意识。

  “在中山,因抑郁症辍学的孩子至少有数千人。对于子女不愿意上学所呈现出的种种异常表现,许多家长往往以‘小孩太调皮、太小了,过一阵子自然就好了’这些理由来自我安慰,大多不会予以重视。”甘露春说道。

  不平坦的“回归”路

  在工作室治疗的孩子当中,不乏像小芳这样的孩子。他们都在一边吃药一边治疗,希望通过心理辅导重归正常的学习和生活。然而对于这帮年龄较小的抑郁症患者来说,回归学校的路途显然不是一帆风顺。而这当中最为关键的因素,便是父母的理解。

  甘露春坦言,许多抑郁症是由家庭的诱因造成的。比如家庭内部长期存在的争吵、父母期望过高、家庭暴力等。然而,相当多的家长并不认为他们的孩子是患上抑郁症。但如果无法处理抑郁症,辍学的孩子是不可能回到学校中的。

  小姿(化名)便是一个典型的例子。她今年就读市一中初一,她妈妈刘女士甚至一度觉得自己与女儿相处的方式很好,女儿将自己当成最知心的朋友。直到小姿闹着不肯去读书时,刘女士还弄不清楚原因。

  万般无奈之下,刘女士带着小姿去心理门诊看医生,最终搞清楚了原因,原来小姿是患上了抑郁症,而抑郁症的发生还跟家里多种因素有关。比如,她每天有许多作业要做,有时要做到晚上12点,她向父母倾诉时,得不到父母理解。渐渐的,她对学校乃至父母产生了抗拒心理。

  “我曾经打过她,骂过她,甚至威胁要把她喜欢的小狗卖掉,她勉强去了几天学校,后来还是逃了回家,还说只要不读书做什么都行。现在想想,一味强迫她是解决不了问题的。”令刘女士极度郁闷的是,虽然她接受了女儿患上轻度抑郁症的说法,但直到现在许多亲戚,就连小姿的爸爸都难以接受,只是觉得孩子不听话,给刘女士宠坏了。

  “抑郁症所表现出来的症状有很多,包括懒、呆、变、忧、虑五大特点,如自卑、恐惧、低落等。任何一点都会令到孩子对学校产生恐惧。也就是说,如果不帮助孩子治好抑郁症,孩子是克服不了对学校的恐惧、抵触乃至厌恶心理。就算一时能逼她去上学,长此以往孩子的抑郁症会更加严重,对孩子心理造成更加负面的影响。”甘露春认为,父母的理解,是孩子治疗抑郁症最为关键的一个环节。

  回归不了学校更难回归社会

  对于患有抑郁症的青少年来说,并非回归了学校就意味着已经完全康复。

  在心理医生看来,治疗抑郁症是个长期的过程,与诸多因素有直接关系。作为心理治疗机构,只能慢慢引导这些青少年克服心理障碍,并通过多重训练认识自我,重回学校。但回到学校之后,他们必然会碰到许多难题,这些难题会导致抑郁症的复发。此时除了需要继续经过心理咨询疏导外,家庭的关心同样非常重要。

  “家长只有真正认识到抑郁症发生的原因,并配合进行治疗,将这些因素清除,才能帮助学生最终克服心理障碍。”甘露春说道。

  甘露春还坦言,当前仅有少数患有抑郁症的青少年接受过治疗,大量的病人得不到及时的诊治,病情恶化,甚至出现自杀的严重后果。除此之外,如果这些孩子因抑郁症而辍学,且回归不了学校的话,待他们长大更难回归到社会中。

  “因为在从学校到社会的过渡中,他们再度缺位了。他们的心理年龄并没有跟身体一样随着时间成长起来,甚至处于停滞的阶段。他们本来就因抑郁症出现了社交障碍,这么多年的积累,令他们更加厌恶与人交往,自我封闭。”甘露春说道。

  事实上,甘露春的担忧,正是年仅21岁的阿峰的真实写照。沉迷网络多年,患上中度抑郁症的阿峰一早便已辍学。但由于一直没接受心理治疗,如今的他对群体生活感到极度恐惧,乃至经常大半个月不肯踏出房门。

  他与社会的隔阂,物理上的距离仅仅是一扇门,心理上的距离可能是长达数千里,近乎无法逾越。
呼和浩特婚姻家庭咨询师

版权所有 Copyright ©2006~2013   内蒙古支点心理咨询中心    蒙ICP备19000160号 
咨询电话:0471—6686529     微信客服18047123132     客服QQ:641101130    地址:呼和浩特市呼伦南路好望角18层1815室